“罗静案”又一大雷 28.99亿保理融资待清偿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因诺亚事件,处在旋涡中间的罗静已遭刑拘。但是,其背后影响已经开始在商业保理行业发酵。

  四方赏晴雨  ·  2019-07-19 10:28
“罗静案”又一大雷 28.99亿保理融资待清偿 - 金评媒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因诺亚事件,处在旋涡中间的罗静已遭刑拘。但是,其背后影响已经开始在商业保理行业发酵。

7月16日深夜,法尔胜(000890.SZ)收到深交所发布的关注函,内容显示,法尔胜全资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摩山”)与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诚实业”)存在业务往来,中诚实业及其相关方以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等主体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债权向上海摩山申请了保理融资款,并签署了《国内保理业务合同》及其他相关债权转让文件。截至6月30日,尚未清偿保理融资款本金计人民币28.9亿元。

对此,记者就上述情况与法尔胜方面取得联系,对方回复称:“关于摩山保理与中诚实业及相关方的保理融资事项,公司目前正在处理中,目前处于关键敏感阶段,为保证公司对外披露信息的公平性、合规性,暂不便透露更多信息。”对于上述合同真伪,苏宁易购方面并未直接回复,仅对记者表示“等待公告公布结果”。

不过,记者调查中发现,上海摩山经营的4年中,已经对法尔胜构成商誉减值、利润难达标等情况。作为一家转型做商业保理的上市公司,接下来将何去何从?

斥资33.6亿转型商业保理

因其主营业务不温不火,法尔胜一直处于低调发展中。直至2015年,法尔胜斥资33.6亿元并购三家融资租赁和商业保理公司而引起金融领域关注。这其中,就包括上海摩山。根据当时资产重组的资料显示,摩山保理则是国内首家成功操作“保理资产证券化”的商业保理企业,2014年末实现的净利润为4011.57万元,上海摩山提供的商业保理业务涵盖了贸易、能源、机械制造及建设工程等多个行业。记者在梳理法尔胜2018年年报看到,对上海摩山有这样的评价:“收账款及信用风险综合管理的新金融服务,融资余额和业务收入规模处于国内领先地位。”

根据国联证券2017年的一份研报显示,法尔胜转型进入商业保理,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应收账款管理、催收、坏账担保及融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保理具有审批周期短、操作手续简单等优点。虽然A股上市公司有不少涉足保理行业,但大多为大宗商品的供应链金融体系服务,法尔胜是A股唯一的纯正商业保理标的。

与此同时,就数据而言,法尔胜现金收购上海摩山100%股权,2016年法尔胜实现归母净利润1.41亿元,其中商业保理业务(即全资子公司摩山保理)实现净利润1.26亿元,商业保理对净利占比为89.36%,上海摩山成为公司盈利的重点核心业务。

2016年上海摩山的保理业务规模约为50亿元,对此,业内普遍认为,法尔胜行业地位已经初步得到确立。保理行业本质上属于新兴金融领域,其行业壁垒主要体现在资金、人才和风控等方面。资金方面,摩山保理是国内首家发行保理ABS的商业保理公司;人才方面,公司核心管理团队成员均具有丰富的金融行业从业经验及管理经验;风控方面,公司建立了完善的风险审批流程。

商誉减值2.4亿元

无论从经营上还是数据上,法尔胜的商业保理之路并不平坦。自2018年以来,上海摩山业绩风险已大幅显现。实际上,早在诺亚财富事件连环引爆之前,已有部分客户资金面出现问题导致还款逾期,公司已相继启动了相关法律程序,并拖累其未能达成全年业绩对赌承诺。

虽然保理业务占据法尔胜半壁江山,但是从净利润来看,上海摩山2018年实现净利润1.65亿元,并没有实现预期净利。根据之前法尔胜和上海摩山签署的业绩承诺协议,预期业绩应该为1.84亿元,为此,公司控股股东泓昇集团以现金方式向公司支付上海摩山2018年度业绩差额补偿款2900万元。此外,虽然上海摩山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55%,但是营业成本同比增长8.21%,致使毛利率同比下降3.32%。

对此,法尔胜方面给出如下解释,由于国家金融去杠杆政策的影响,国内金融环境趋紧、社会信用收缩,大量上市公司资金面出现了问题,公司商业保理业务也受到很大影响。

一方面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违约情况增加,计提坏账增加,致使上海摩山净利润很难有大幅跃升。

除此之外,记者还注意到,法尔胜因为商业保理业务出现大幅商誉减值。截至2018年12月31日,法尔胜公司商誉账面价值为3.3亿元,期末商誉净值为8200万元,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高达2.4亿元。其中特别提到,法尔胜全资子公司上海摩山实际从事的主要业务包括进出口保理业务;国内及离岸保理业务;与商业保理相关的咨询服务。经测试,公司因收购摩山保理形成的商誉本期减值2.4亿元。

28.99亿元融资款未清偿

虽然进入2018年,法尔胜在商业保理业务上承压不小,且未决诉讼仍有3.6亿元未收回。但是相比3.6亿元,28.99亿元的未清偿保理融资款让法尔胜陷入危局之中。

在法尔胜公布的前五大客户中,前三位均为法尔胜传统领域客户,而排在第四位的则是中诚控股。而正是中诚控股,给法尔胜致命一击。根据深交所关注函显示,上海摩山与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诚实业以及由中诚实业和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第三方存在业务往来;中诚实业尚有对上海摩山的保理融资款本金计人民币3314万元未清偿,罗静对于以上债务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中诚实业和罗静对中诚实业相关方综合保理融资额度内所发生的全部债务向上海摩山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中诚实业及中诚实业相关方以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等主体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债权向上海摩山申请了保理融资款,并签署了相应的《国内保理业务合同》及其他相关债权转让文件。截至2019年6月30日,尚未清偿保理融资款本金计人民币28.99亿元。

对于巨额未清偿资金,法尔胜将采取什么行动,记者与法尔胜方面取得联系,对方表示:“关于摩山保理与中诚实业及相关方的保理融资事项,公司目前正在处理中,目前处于关键敏感阶段,为保证公司对外披露信息的公平性、合规性,暂不便透露更多信息。”不过,有业内人士就此分析称:“从法尔胜的公开声音来看,目前也处于不明朗状态,仅称‘尽量减少损失’,虽然是债权方,但是通过诉讼途径收回本金的可能性并不大。”

反观法尔胜,在2018年年报中还专门提到了上海摩山商业保理业务核心竞争力,分别提及管理团队、融资渠道、风控内控、客户资源四个方面。那么,为什么法尔胜仍然难免卷入巨额合同诈骗?

对此,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褚立事表示,在法律上,应收账款权利人有权将权利转让,但转让合同是否成立取决于多重因素。应收账款是否真实、标的是否虚假、签订合同是否真实,都应该经过核查确定。“供应链融资主要依托的是核心企业的信用,对于大企业而言,内部管理尤为重要。”

然而,对于法尔胜的内部风控,仍然停留在年报表述上,对于实际情况,对方没有在采访中予以回应。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