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壳未遂,蝙蝠集团逃犯股东金蝉脱壳仍难逃退市噩运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截至2019年7月19日,在美上市的蝙蝠集团的股价已经跌至0.39美元,市值跌至329万美元,低于纳斯达克的最低市值和最低股价要求已接近两个月。

  金评媒JPM  ·  2019-07-21 18:42
甩壳未遂,蝙蝠集团逃犯股东金蝉脱壳仍难逃退市噩运 - 金评媒
作者: 金评媒JPM   

截至2019年7月19日,在美上市的蝙蝠集团的股价已经跌至0.39美元,市值跌至329万美元,低于纳斯达克的最低市值和最低股价要求已接近两个月。

身为中国大陆通缉逃犯的实际控制人、大股东揭洋原以为自己“退出”后,蝙蝠集团能够通过业务转型咸鱼翻身,结果还是难逃退市的噩运。

曾经辉煌的鲈乡小贷

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蝙蝠集团,在中美两地资本市场并没有多少知名度。但是在2019年1月份之前,它还被很多人习惯性称为鲈乡小贷,一度是中美资本市场的明星。

鲈乡小贷,全名吴江市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面向“三农”发放贷款、提供融资性担保、开展金融机构业务代理以及经相关部门批准后的其他业务。

2013年8月13日,鲈乡小贷采用“VIE” 在纳斯达克上市,以6.5美元每股发行137万股,融资890.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450万元)。“VIE”也就是“协议控制”方式,即成立于美国特拉华州的CCCR,全资控制其下属的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离岸公司(CCC BVI)和香港的离岸公司(CCC HK),再由香港的离岸公司在中国江苏境内成立一家外商独资企业——吴江鲈乡信息科技咨询有限公司,而吴江鲈乡信息科技咨询有限公司又与鲈乡小贷通过签订一系列合约,从而获得鲈乡小贷的实际经营控制权。而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主体就是CCCR。

彼时,鲈乡小贷头顶中国小贷第一股光环,加上又赶上中国小贷行业井喷的大好形势,走到哪里都有鲜花和掌声。

游走退市边缘

可惜一时的光鲜,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

除了上市的当年,鲈乡小贷净利润为正4697.64万外,从2014年开始,鲈乡小贷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4年净亏损2729万美元,而在2015年,其净亏损高达6126.5万美元,创下历年最大亏损。2016年净亏损198万美元,2017年净亏损1069万美元,2014至2017年累计亏损达1.09亿美元。

2018年鲈乡小贷剥离了小贷业务,以5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鲈乡小贷。将业务目标转移到豪车租赁业务,纳斯达克的股票交易代码也由 “CCCR”改为“GLG”,其经营范围变更为豪华车租赁业务。2019年1月,公司名称变更为“蝙蝠集团”,这也预示着小贷第一股的死亡。最终,连名称都没有保住。

但是,虽然抛弃了小贷业务,更名后的蝙蝠集团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2019年5月21日,蝙蝠集团的股价收盘0.71美元,市值跌至614万,这是其今年3月缩股后,再次双双低于纳斯达克的最低市值和最低股价要求。

此前,2018年2月28日,鲈乡小贷CCCR收到纳斯达克函件,通知CCCR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规定的纳斯达克资本市场上市证券最低市场价值(MVLS)要求,连续30个交易日的市值低于3500万美元。纳斯达克上市规则要求上市证券维持最低MVLS 3500万美元。

同年9月5日,蝙蝠集团再次收到纳斯达克通知函,通知公司其普通股每股最低报价在连续30个工作日内低于1美元,不再符合纳斯达克上市规则中规定的最低投标价格要求。

2019年2月7日,纳斯达克通知其已满足最低股价要求。不过,从目前的股票表现来看,似乎并不比去年的表现好,甚至更糟,恐将再次面临退市风险。

WechatIMG5.jpeg

官司不断的鲈乡小贷

除此之外,鲈乡小贷还是全国失信被执行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网披露的信息,鲈乡小贷因“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鲈乡小贷被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不仅如此,鲈乡小贷还官司缠身,截至2019年6月11日,针对鲈乡小贷有3起案件被法院裁定,需偿还1558.9万元的本金,利息和罚款。

此外,鲈乡小贷与麦子金服的股权交换纠纷,也曾被很多媒体评为2017年中美资本市场最狗血的闹剧。

2017月8月双方签订的股份交换协议,最终麦子金服2018年1月2日发布公告:由于交易对手方鲈乡小贷存在诸多“未翔实披露的严重问题”,麦子金服已提出主动终止双方的股权互换协议。

2018年1月25日,鲈乡小贷针对麦子金服违反交换协议的情况向美国仲裁协会(“AAA”)提起仲裁要求,2018年7月30日,仲裁员Mentz签署了一份裁决,裁定麦子金服向鲈乡小贷赔偿143.65万美元。

麦子金服不服,立即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交了撤销仲裁裁决的请愿书,法院 2019年5月1日开庭举行了听证会。记者得到的一份判决显示,纽约州最高法院判决麦子金服胜诉,并撤销原仲裁裁决。

WechatIMG6.jpeg

逃犯大股东金蝉脱壳

现在查询蝙蝠集团的公开资料,已经查不到原大股东揭洋的任何信息。但是探究蝙蝠集团沦落到今日地步的原因,却又离不开揭洋这个名字。

据国内知名财经媒体《21世纪经济报告报道》报道,2017年12月15日,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日前破获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资金近20亿元,2名主犯一个叫揭洋,还有一个叫揭维亮。

据央视报道,揭洋2016年便前往美国,目前仍然在逃,被中国公安部列为国际通缉逃犯。

WechatIMG7.jpeg

其中,揭洋为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鲈乡小贷公开披露的资料显示,揭洋一度担任公司董事Yang Jie,Weiliang Jie则担任公司监事。

而麦子金服之所以在交易最后时刻公告称,出于鲈乡小贷有“比披露更严重的问题”,忍痛终止买壳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或许就是指察觉到揭洋逃犯身份,以及相应的巨大风险。记者联系麦子金服公关负责人试图证实此事,被告知“事情已经过去很久,鲈乡小贷现在又处境艰难,不便落井下石”,婉拒了。

戏剧性的是,揭洋在身份暴露后,通过互联网向媒体公开了一份证明文件,证明自己不是中国警方通缉逃犯。然而,记者得到一份中国安徽警方的证明文件,该文件称,揭洋所出示的无犯罪记录系伪造。揭洋又涉嫌给自己增加了一项罪名,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

WechatIMG8.jpeg

金蝉脱壳难逃退市

早在2018年2月12日,鲈乡小贷发布公告称董事WeiliangJie卸任,并未描述卸任原因,同时KecenLiu接任。

WechatIMG9.jpeg

随后2018年 2月14日,鲈乡小贷又发公告称,揭洋和大秦国际商务公司在2月8日,分别向数位投资人出售了2941511、819900股股票,售价为每股1.5美元,总计价格5642116.5美元,换算为人民币超过三千五百万元。

至此,鲈乡小贷涉天合联盟20亿非吸案董事和股东实现“金蝉脱壳”,与鲈乡小贷公司剥离。但是,截止目前,揭洋仍为网上通缉逃犯,没有归案。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